往来从容

【夜夜谈】第十一夜:等待

第一次写文,求轻喷(>﹏<)谢谢包子帮忙修改 @包子希 (=^・ェ・^=)
落叶扫过摇椅边,应着椅上的脸有些褶皱,留起胡须的人儿,艮墨池在一旁看着他,忽然才意识过来。
毓骁老了。
或许是总呆在他身边的缘故,艮墨池一直忽略了毓骁的变化。又或许,在艮墨池眼中,他永远是那个踏着月光而来,清冷又矜贵的少年。
自开阳国灭,毓骁亲自把他接回来,他们已经一起度过了五十九个春秋了。
近日来毓骁偶感风寒,服完药迈着有些沉的步子走进御花园,躺上摇椅,手上拿着一本奏折,想翻看,奈何睁不开眼。
艮墨池陪着他晒太阳,思绪亦渐渐飘远,回忆起往事。
这些年来,毓骁只要一得空,就带着他回天枢。第一年带他回天枢的时候,毓骁喝醉了,在他面前哭得鼻涕眼泪糊了整张脸,这对有些爱干净的艮墨池来说,若搁在寻常定是不能忍的拿出绢布给他擦的,可他此刻却觉得他是如此可爱,就好像他们曾经在遖宿共处时救下的那只浑身是泥却叫的委屈的小奶狗时又疼有爱是一个感受吧。
艮墨池很想给他一个拥抱,手抬起却又轻轻放下了。毕竟他,已经不能拥抱自己所爱之人了。他曾经无数次想要触碰到毓骁,却每次都是徒劳,他碰不到,毓骁感受不到。
原来,自己已经死了啊。
不过这样也好,若自己还活着的话,毓骁应当是不会让自己再这么陪着他的吧。可他又去接回自己的骨灰,又是为何。莫不是为了内心的,愧疚?
艮墨池再不敢往下想,他宁愿信毓骁对自己有情也不愿信他仅有的只是愧疚。
在他回南宿的第三年,天权开始攻打瑶光,去势汹汹。慕容离果然又亲自来到南宿求助,毓骁竟未接见他,只是派了御史去招待。
艮墨池难掩心中的好奇,跟着御史一起去往了驿馆,当看到慕容离那清秀出尘的脸上充满憔悴的时候,也不禁冷哼一声,人之心境,当真可笑至极。
如今的执明,与当初为了慕容离的假意失踪而彷徨失措的人,终究,不似一个人了。慕容离在南宿待了三日,毓骁却一直闭门不见,加上瑶光军情紧急,只得先回了瑶光。
直到瑶光降的消息传来,毓骁才显露出一丝不知名的情绪,拿起艮墨池的灵牌,放于自己心头,一手拿着酒壶,倒出一杯,轻轻撒在地上,笑着流下眼泪。
那日,他整整喝了一天一夜的酒,末了,才憋出一句:“艮卿,是本王,负了你啊。”
他为何说这句。
是因慕容离,还是。。。。
思绪再次混乱起来。
艮墨池似乎已经不记得那是他重新回到南宿的哪一年了,钧天有了新的共主——原天权王执明。新共主登基后,曾经派过使臣与南宿互通有无。说来也巧,那使臣正好是骆珉。他在完成自己出使南宿的任务后,曾私底下求见过南宿王,说是想要要回自己师弟的骨灰,把师弟葬回天枢故土。骆珉几次求见均被毓骁拒绝,这才作罢。
回想这些年里,他一直陪伴毓骁左右,看着他,一步一步成长为铁血手腕的王者,看着他,终身不娶,看着他,想念自己。
直到那一日。
“快叫御医啊御医!”
“王上,王上”宫女太监的声音乱作一团,将艮墨池从回忆里拉扯出来。待他回过神的时候,就看到毓骁脸色乌青的模样。毓骁挣扎了一会,最后断断续续地说了一句:“艮卿,我来了。。。。。。。”
宫内丧钟响起。
“明臣,恭候吾明主到来”话音未落,一道强光刺痛了艮墨池双眼,待光影渐渐消散,他终是见到了,那个他陪了数年,等了数年的白衣少年,眉眼仍似当年一般纯净,正微笑着,一步一步朝他走来。
他不分由说上前抱住人,确确实实感受到了这个身体的触感,这一抱,他等了几十年。
如今,终是可以做到了。
“王上。”
“艮,卿。”
艮墨池只想永远这样抱着他,再也不要放开。
永永远远。

😘

白驼少主:

      骁艮夜夜谈第一期即将开启,搞事群斥资百万脑洞,打造大型活动“夜夜谈”系列。由小雪莲和艮艮亲情演出,众多实力写手诚挚加盟!
      不管你喜欢狂野的还是软萌的,暗黑的还是温馨的,夜夜谈包你满意!每晚都有不一样的骁艮陪你过夜
总有一篇戳中你的点
       8月28日起每晚与您相约lofter!
敬请期待!
      更多详情,请关注骁艮抱团搞事群,群号码:651769070
      欢迎您的加入!